關於部落格
  • 38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七十六歲闖印度(六)粉紅色的夢幻之城

源文引用自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4c470270100a528.html
七十六歲闖印度(六)粉紅色的夢幻之城 (2008-07-25 18:11:40)

   從孟買上飛機,半夜才到達拉賈斯坦邦首府〞〞齋普爾,台灣的小莊給我們聯系好的一家旅館派人來機場接我們,安頓下來已快半夜兩點了。清晨起來,包一輛人力車開始游覽。一進街道,就感覺齋普爾這座城市比較特殊,和印度的其他古城不同,齋浦爾有著良好的城市規劃和筆直寬闊的大街,它的建筑大多都是粉紅的,粉紅色的牆,粉紅色的窗,粉紅色的穹頂,就連街邊小店、小攤,甚至廁所也都塗成了粉紅色。清晨時分,朝暉滿天,陽光初露,在溫情脈脈的日炤之下,整個傑普爾就像一個粉紅色的夢。

   據說1876年時,齋浦爾為了迎接英國威爾斯王子到訪,將舊城內建筑物全部漆成粉紅色,外加白色邊框,所以又被稱為“粉紅城市”。雖然,齋普爾的街道略顯陳舊,但它仍然被稱做是全印度最美的城市之一。我們來時正巧趕上齋浦爾大規模的維修和粉刷,這是當地政府定期的任務和職責,印度在保護古城方面比我們做得好,城市規劃分新城和舊城,在舊城內幾乎看不到近代建筑;而一些新式樓房都建在舊城外的新城。“保留舊貌,另建新城”,是印度一些古城建設的原則。有意思的是,舊城內的街道都以市場命名,完全保留了當年的原貌。   
    我們在齋浦爾游了它的精華琥珀堡、風宮、水宮、皇宮。先是從車站附近出發前往琥珀堡,這是很多代皇室的古都,它位于一座距齋浦爾舊城11 km的山丘之上,是印度拉賈斯坦藩王于1592年建立。城堡由奶白、淺黃、玫瑰紅及純白石料建成,遠看猶如琥珀,故稱琥珀堡。琥珀堡是在山上,有一段山路要走,道遠遠望去有點我們的長城,雖然烈日炎炎讓人汗流浹背,但我們老胳膊老腿還算爭氣,沒有坐大象自己爬上山去。

   一進琥珀堡感覺一爽,堡內到處是大理石砌成的甬道,牆壁內部又運用巧妙的設計,讓空氣通道調節溫度,雖然外面炎熱,里面卻涼爽極了。古堡規模宏大華麗,具有印度古城堡的典型特徵。周圍一圈華麗的建筑,包圍著一個庭院。既有生活功能,又有防御功能。堡里房子很多,據說是眾多王妃的居室,各種通道走廊也如蜘蛛網一般交織在一起,相傳只有國王才可知道城堡內的路線,一般人進去如果亂走的話很難出來。

琥珀宮最有名的就是鏡宮,它的伊斯蘭雕刻細部全用鏡子,乍看象銀色金屬,實則是鏡子。鏡子按需要有大有小,小的如花瓣,大的也不過幾平方釐米。鏡宮外廳的乳白色的大理石牆壁上雕刻著精美的花卉圖案,圓潤的線條總是引來輕柔的撫摩,有些地方已被磨的發光。   

 琥珀堡也在維修,我們發現,干活的總是婦女。印度的女孩子很漂亮,街道上最奪目的色彩,都來自紗麗她們的眼睛真的都很大,有濃密又卷翹的睫毛,帶著友善的微笑,忽閃忽閃的眨眼,讓人覺得非常可愛。但印度婦女地位很低,一出嫁要陪很多的嫁妝,否則就會讓婆家瞧不起。工地上常能看到婦女們頭頂重物,大熱的天也要包裹的嚴嚴實實,男人們則可以坦胸露背,我老伴常為她們鳴不平。

    ]

從琥珀堡下來,一早包的人力車等候在那里,帶我們回齋普爾舊城,返回途中,經過一個非常奇妙的水宮,整個宮殿建在湖中,要劃船才能進

去,而且好像是廢棄了,但還如美人遲暮般似風韻尤存。

 

 舊城內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翍名的風宮(awa mahal),它建于1799年,因其擁有眾多窗戶的巧妙的設計,使得宮殿內任何地方皆有風可吹入而得名。倘若遇上狂風吹襲,只要將窗門全部開啟,大風就會對穿前後窗戶,而不致將宮殿吹倒,所以這座風之宮殿,含有屹立不倒的意思。五層的宮殿有953個窗戶,這些鏤空成蜂巢式的砂紅色窗戶是六角形的一半,從窗戶中,皇宮內眾多王妃可以俯瞰街景和慶典,又可以不被丈夫之外的男子看見自己的面容。目前,風之宮殿也被刷成粉紅色,與整個城市的色調很協調,門票很便宜,只要5盧比。

 

 

 

齋浦爾最後一站是皇宮,這是是印度保存得最為完好的古跡之一,這座1728年興建的宮殿,現在的齋浦爾國王還生活在皇宮內。它由多個宮殿組成,單是城門就有8個之多,建筑奢華,幾乎占了舊市街四分之一面積。宮殿全部用當地特產的粉紅色沙岩建成,間以白色大理石的鑲嵌,非常漂亮。現在皇宮跟我們故宮一樣,都開闢成博物館,供人們參觀。這里,我最感興趣的是位馬球冠軍皇帝,他叫薩瓦伊·曼·辛格二世,畢業于英國皇家陸軍軍官學校,在二次世界大戰時組建齋浦爾新軍,轉戰于歐洲、中東和緬甸前線,戰功卓翍;他在馬球運動上的造詣更是無人能比,上世紀三十年代,他率領的齋浦爾馬球隊囊括所有歐洲錦標賽金牌,1957年在法國舉行的世界馬球錦標賽上,以他為首的印度馬球隊一舉贏得世界冠軍。不幸的是,1970年,在一場馬球賽上,辛格二世墜馬不治,死在他所熱愛的運動上。皇宮就有掛著一張辛格二世打馬球的油畫,我用相機拍下來了。靠近王宮的中心地帶,引人注目地陳列著兩只一米六高的銀水罐,各重三百五十公斤,據說是世界上最大的單件銀器。當年馬球冠軍皇帝辛格二世訪問英國時,特別設計制造了這兩個罐,用來儲存恆河水飲用,以避免“不潔”的外國水。從皇宮出來,門邊的守衛多是錫克族,令我們想起令我們想起了上海租界的“紅頭阿三”。

   坐人力車返回旅館,經過pink city的一個城門,觀看美麗的城牆;然後回到位于齋普爾新城區的旅館。發現這也是一個粉紅色的旅館,雖然逛了這麼多宮殿,很累,但我們還是願意在這粉紅色的牆壁下、粉紅色的花叢里、粉紅色的氛圍中,回味著腦海里粉紅色的記憶......

 

 

源文引用自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4c470270100a528.html
七十六歲闖印度(六)粉紅色的夢幻之城 (2008-07-25 18:11:40)

   從孟買上飛機,半夜才到達拉賈斯坦邦首府〞〞齋普爾,台灣的小莊給我們聯系好的一家旅館派人來機場接我們,安頓下來已快半夜兩點了。清晨起來,包一輛人力車開始游覽。一進街道,就感覺齋普爾這座城市比較特殊,和印度的其他古城不同,齋浦爾有著良好的城市規劃和筆直寬闊的大街,它的建筑大多都是粉紅的,粉紅色的牆,粉紅色的窗,粉紅色的穹頂,就連街邊小店、小攤,甚至廁所也都塗成了粉紅色。清晨時分,朝暉滿天,陽光初露,在溫情脈脈的日炤之下,整個傑普爾就像一個粉紅色的夢。

   據說1876年時,齋浦爾為了迎接英國威爾斯王子到訪,將舊城內建筑物全部漆成粉紅色,外加白色邊框,所以又被稱為“粉紅城市”。雖然,齋普爾的街道略顯陳舊,但它仍然被稱做是全印度最美的城市之一。我們來時正巧趕上齋浦爾大規模的維修和粉刷,這是當地政府定期的任務和職責,印度在保護古城方面比我們做得好,城市規劃分新城和舊城,在舊城內幾乎看不到近代建筑;而一些新式樓房都建在舊城外的新城。“保留舊貌,另建新城”,是印度一些古城建設的原則。有意思的是,舊城內的街道都以市場命名,完全保留了當年的原貌。   
    我們在齋浦爾游了它的精華琥珀堡、風宮、水宮、皇宮。先是從車站附近出發前往琥珀堡,這是很多代皇室的古都,它位于一座距齋浦爾舊城11 km的山丘之上,是印度拉賈斯坦藩王于1592年建立。城堡由奶白、淺黃、玫瑰紅及純白石料建成,遠看猶如琥珀,故稱琥珀堡。琥珀堡是在山上,有一段山路要走,道遠遠望去有點我們的長城,雖然烈日炎炎讓人汗流浹背,但我們老胳膊老腿還算爭氣,沒有坐大象自己爬上山去。

   一進琥珀堡感覺一爽,堡內到處是大理石砌成的甬道,牆壁內部又運用巧妙的設計,讓空氣通道調節溫度,雖然外面炎熱,里面卻涼爽極了。古堡規模宏大華麗,具有印度古城堡的典型特徵。周圍一圈華麗的建筑,包圍著一個庭院。既有生活功能,又有防御功能。堡里房子很多,據說是眾多王妃的居室,各種通道走廊也如蜘蛛網一般交織在一起,相傳只有國王才可知道城堡內的路線,一般人進去如果亂走的話很難出來。

琥珀宮最有名的就是鏡宮,它的伊斯蘭雕刻細部全用鏡子,乍看象銀色金屬,實則是鏡子。鏡子按需要有大有小,小的如花瓣,大的也不過幾平方釐米。鏡宮外廳的乳白色的大理石牆壁上雕刻著精美的花卉圖案,圓潤的線條總是引來輕柔的撫摩,有些地方已被磨的發光。   

 琥珀堡也在維修,我們發現,干活的總是婦女。印度的女孩子很漂亮,街道上最奪目的色彩,都來自紗麗她們的眼睛真的都很大,有濃密又卷翹的睫毛,帶著友善的微笑,忽閃忽閃的眨眼,讓人覺得非常可愛。但印度婦女地位很低,一出嫁要陪很多的嫁妝,否則就會讓婆家瞧不起。工地上常能看到婦女們頭頂重物,大熱的天也要包裹的嚴嚴實實,男人們則可以坦胸露背,我老伴常為她們鳴不平。

    ]

從琥珀堡下來,一早包的人力車等候在那里,帶我們回齋普爾舊城,返回途中,經過一個非常奇妙的水宮,整個宮殿建在湖中,要劃船才能進

去,而且好像是廢棄了,但還如美人遲暮般似風韻尤存。

 

 舊城內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翍名的風宮(awa mahal),它建于1799年,因其擁有眾多窗戶的巧妙的設計,使得宮殿內任何地方皆有風可吹入而得名。倘若遇上狂風吹襲,只要將窗門全部開啟,大風就會對穿前後窗戶,而不致將宮殿吹倒,所以這座風之宮殿,含有屹立不倒的意思。五層的宮殿有953個窗戶,這些鏤空成蜂巢式的砂紅色窗戶是六角形的一半,從窗戶中,皇宮內眾多王妃可以俯瞰街景和慶典,又可以不被丈夫之外的男子看見自己的面容。目前,風之宮殿也被刷成粉紅色,與整個城市的色調很協調,門票很便宜,只要5盧比。

 

 

 

齋浦爾最後一站是皇宮,這是是印度保存得最為完好的古跡之一,這座1728年興建的宮殿,現在的齋浦爾國王還生活在皇宮內。它由多個宮殿組成,單是城門就有8個之多,建筑奢華,幾乎占了舊市街四分之一面積。宮殿全部用當地特產的粉紅色沙岩建成,間以白色大理石的鑲嵌,非常漂亮。現在皇宮跟我們故宮一樣,都開闢成博物館,供人們參觀。這里,我最感興趣的是位馬球冠軍皇帝,他叫薩瓦伊·曼·辛格二世,畢業于英國皇家陸軍軍官學校,在二次世界大戰時組建齋浦爾新軍,轉戰于歐洲、中東和緬甸前線,戰功卓翍;他在馬球運動上的造詣更是無人能比,上世紀三十年代,他率領的齋浦爾馬球隊囊括所有歐洲錦標賽金牌,1957年在法國舉行的世界馬球錦標賽上,以他為首的印度馬球隊一舉贏得世界冠軍。不幸的是,1970年,在一場馬球賽上,辛格二世墜馬不治,死在他所熱愛的運動上。皇宮就有掛著一張辛格二世打馬球的油畫,我用相機拍下來了。靠近王宮的中心地帶,引人注目地陳列著兩只一米六高的銀水罐,各重三百五十公斤,據說是世界上最大的單件銀器。當年馬球冠軍皇帝辛格二世訪問英國時,特別設計制造了這兩個罐,用來儲存恆河水飲用,以避免“不潔”的外國水。從皇宮出來,門邊的守衛多是錫克族,令我們想起令我們想起了上海租界的“紅頭阿三”。

   坐人力車返回旅館,經過pink city的一個城門,觀看美麗的城牆;然後回到位于齋普爾新城區的旅館。發現這也是一個粉紅色的旅館,雖然逛了這麼多宮殿,很累,但我們還是願意在這粉紅色的牆壁下、粉紅色的花叢里、粉紅色的氛圍中,回味著腦海里粉紅色的記憶......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